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风采 > 法官风采
安仁有一位站着写判决书的法官
作者:侯志刚
发布时间:2014-07-21 10:02:53
打印 字号: | |
分享到:

早晨六点刚过,山区小城安仁似乎还没有完全睡醒,该县法院民二庭副庭长唐芳平就开始了他一天中艰难的第一步——从床上爬起来。因为没有腹肌,肚皮无法收缩用力,一旦躺下来,就无法直接坐直身子。

唐芳平将两腿侧移到床沿,先将下半身放下床,然后用两肘支起上半身,最后用两只手掌压在床上,撑起全身站起来。因为不能挤公交车,也不能骑摩托车,更不能踩自行车,而家里离法院有一段距离,所以每天早上,唐芳平不得不早早起来,慢慢步行到法院去上班。

到法院后,离上班正点时间还有十多分钟,唐芳平将办公室收拾一番,收拾停当,才坐下来小歇一会。一天中,似乎只有这一段时间才是他最为放松的时候,上班时间一到,或开庭、或出差、或接待当事人、或写调解书判决书,时间就不属于自己了。

不得不站着写判决书的辛酸缘由

早在十多年前唐芳平还在安平法庭工作的时候就已经患上低度恶性腹壁隆突性纤维肉瘤,2004年做了第一次手术,2008年复发,不得不再次动了手术,由于两次手术后唐芳平都只休息了三四天就上班了,许多法院同事都不知道唐芳平住过院,连同一庭室的同事也只是知道他生了病,动了小手术,住了个小院,至于生的是什么病,几乎没人知道。

由于休息不好,到2012年的下半年,唐芳平的腹部又开始奇痒起来,而且慢慢有隆突迹象,连裤腰皮带都不能系了。但是民二庭人少案多,唐芳平要承担全庭60%以上的案件的审理任务,加上手里承办几件破产案件,遗留职工安置问题,做安抚解释、配合政府维稳等工作任务很重,唐芳平一直想等事情少一点了再去检查治疗。但是事情似乎总是越来越多,总也闲不下来。

眼看唐芳平病情日益严重了,妻子着急得不成,一个人跑到省城去找熟人联系专家门诊,好不容易联系好了,唐芳平却说还要再等几天才能去,因为他主审的一个案件已经确定要进行庭审观摩,等审完了再去。一向温顺的妻子这一次发火了,说法院又不只有你唐芳平一人,离了你法院不转了?推迟一下或者换个人不就成了?工作再重要,难道比你的生命还重要?

然而唐芳平还是留了下来。在他看来推迟几天去看病问题不大,但因为他的个人原因而影响庭里甚至是院里的工作安排就是一个大问题。庭审观摩的都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而且还要全程录像,交到市中院进行评比,不仅关系到他个人的形象,更关系到整个法院的形象,马虎不得。因此,唐芳平将去省城医院检查的事抛到了脑后,一心一意做好庭前准备工作。由于他庭前准备充分,加上他长年办案的经验积累,庭审中,唐芳平表现出很好的庭审驾驭能力,经过他的努力,案件最终调解结案,得到了观摩人员的高度赞扬。但是他们不知道,这时候主审法官病情的治疗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9月份,唐芳平到省城医院接受治疗,但由于拖延时间太长,腹部肌肉已经全部坏死,医院只得将他的腹部肌肉剖除,用胶板将腹部内脏挡住,从身体其他部位移植皮肤将腹部盖住。

由于手术创口很大,愈合需要较长的时间,休息不到二个月的唐芳平开始越来越不心定了,他担心由于他不上班,庭里的工作无法正常运转,更担心他手里的几个案件超期,所以他不听家人的劝阻,也顾不得医生的反复叮嘱,提前上班了。

但创口没有愈合,剧烈的疼痛时不时地袭扰他,尤其是坐车时车体的颤动更引起腹部剧痛,每一次出差坐车时,唐芳平都疼得大汗淋漓。即使是坐着开庭,只要身体略为前倾压迫到腹部,就会引起疼痛。有一次,一位同事无意中看到正在开庭的他一手捧着腹部,一边审着案子,一幅非常痛苦的表情,心里大受震动,赶紧找来一个相机,偷偷地将他的形象拍了下来。

按照常规,像唐芳平这种情况,必须躺着静养,但唐芳平一直咬牙坚持着,导致移植的皮肤大面积溃烂,包扎的纱包常常渗出血水,但他一直瞒着所有的人,默默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那一段时间,唐芳平已经无法坐着办公了,但手里有一大堆的调解书判决书要写,唐芳平只得站在办公桌前,将前后脚尽可能伸开,弯曲着两腿,使身体尽可能地蹲低,后仰着躯干,以这种奇怪的姿势,一字一句地写着法律文书。

在唐芳平站着、半蹲着写下的一份又一份的法律文书中,不仅体现的是唐芳平对案件事实和适用法律的价值判断,更体现一个法官对审判工作强烈的责任心,对法律精神的不懈追求。

一头被同事们赞誉的“老水牛”

唐芳平生性性格内敛,淡泊名利,行事低调,不事张扬。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很少与社会上各色人等交往,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老实甚至刻板的印象,但是在他沉静的外表下,却包含着一颗对审判工作挚诚热爱的心。在他还是书记员的时候,他对工作极度负责,细致严谨的工作作风在全院就已小有名气了。他作完记录后,总是要将记录详细检查一遍,如果改动过多或记录不全,他就会重新誉写一遍,所以他的记录总是最干净,最完整。他经手装订的案卷总是以书本标准看齐,在成堆的案卷中找他装订案卷是很容易的,一眼就能找出来。在当时的办公条件下,派出法庭的所有诉讼费、执行费及执行标的款的收取和所有出差下乡的开支都是由内勤一人负责的,唐芳平从事内勤管理特别认真细致,收入支出,一款一笔,一分一毫都记录得清清楚楚,公款私款一定要分二个袋子装,绝不混同,因此他管的钱账从不出错。唐芳平因此不管到哪个部门,都是庭长最为信赖和最为依赖的人,即使是他到民二庭任副庭长后又提为副科级审判员,仍然兼管着内勤,这种现象是不多见的。

唐芳平一直是庭里的主要业务骨干,由于他心无旁骛,将几乎全部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业务上升快,责任心特别强,所办案件的质量一直在全院名列前茅,上诉的少,改判的更少。承办案件二十多年,从未出现一例上访的案件,即使是他大病的2012年,他也审结了137件案件,调解结案的达70多件,无一上诉,案件质量评分在全院排第二位。

坚韧是唐芳平又一特质,在做完大手术后,由于植皮的排异反应,腹壁表面看似恢复不错,但壁内常发生溃烂,需要时常打开将腐肉挖掉,其痛苦可想而知。可是唐芳平总是装作没事一样,从不向人声张。他常常拒绝庭里同事考虑到他的病情而对他照顾性的工作安排,他总是说,“没事,不要把我当作病人。”略为恢复后,他仍要定期到省城医院复查,但是他从没有因此请过假,都是利用双休日来回。上班时间与其他人一样正常开庭或者下乡、出差,直到有一次他下乡时,因为他坐的凳子比在办公室的凳子矮一些,两旁没有可供他撑起来的地方,唐芳平站不起来了,必须要让人使劲拉才能站起来,庭里的同事才知道唐芳平其实完全是靠一种意志在支撑着。

由于唐芳平一向少言寡语,而且一直拒绝宣传他,但做起来事来扎扎实实,病后的他身体活动不太方便,行动也很迟缓,同事们在议论他时都叫他“老水牛”。

梨子再小亦是贪恋的开始

唐芳平的养父母都已年过七旬,养母因患眼疾几无视力,生活难以自理;妻子下岗多年,加上二个小孩一家六口全靠他一个人的微薄工资维持生活,同时他自己因为长年生病,医药费和车旅费每年都要花费不少,生活的清贫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唐芳平有一个信条,“人穷志不能短,家贫心不能贪”。应该说,他长年在审判一线,金钱的诱惑随时都可能存在,但是,唐芳平能坚持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就连院里考虑到他家的实际情况,想给他发一点困难补助,他也是婉言谢绝。

他的妻子曾给我们讲过这么一件事,有一次,一个当事人不知通过什么途径,打听到唐芳平家的住址,到唐芳平家中反映自己的想法,进门时将一小袋梨子放在外屋的桌子上,家人当时也没发现。当事人离开后,他年仅一岁多的小孩看到了桌上的梨子,想拿一个吃,唐芳平发现是当事人的梨子,坚持不同意。结果小孩哭闹到大半夜,唐芳平硬是没有松口,及至小孩哭到累极睡过去才停止哭闹。第二天一大早,唐芳平就将梨子提到办公室,找到当事人给退了。他的妻子说起这件事仍觉得又可气又好笑,觉得唐芳平老实到有点迂腐了,就算是当事人送的东西不能动,第二天拿个梨子补上也没关系啊。

一小袋梨子可以说是不成礼的礼物,一个梨子更是微不足道,可是唐芳平硬是不肯动,因为在唐芳平看来,一个梨子虽小,但是一个人的贪念往往就是从一种价值很小的东西开始的,也许什么都可以动,但做人的底线不能动。

只为配得上心中的“法官”

唐芳平虽然行事低调,不同意宣传自己,但自他1991年毕业分配到安仁法院工作以来,不管是在哪一个岗位工作,都受到同事和领导的肯定,他曾获得过“优秀书记员”、市级“办案能手”、“先进工作者”、“优秀领导干部”等多项荣誉。在唐芳平看来,能不能获得荣誉并不重要,作为一个法官,就要配得上“法官”这个称谓。

 

来源:安仁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李剑

分享到:


我要评论0 条评论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var/www/vhost/c/czzy/views/scripts/system/article/content.php on line 126

地址:郴州市北湖区五岭大道31号   邮编:423000   网站联系电话:0735--2178774   投稿邮箱:czfy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