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风采 > 法官手记
一名政法干警的元宵节感言
作者:戴永泽
发布时间:2016-02-24 09:45:08
打印 字号: | |
分享到:
  又到正月十五元宵节。这是我第二十一个不能在家陪妻儿的元宵节了。天正在下着大雨,而我和同事们却正全副武装,准备奔赴早已确定好的执勤点执勤,直到晚上十二点之后收队回家。

  因为风俗的缘故,永兴油市、高亭、洋塘、马田、湘阴渡一带的乡镇每年春节期间都要舞龙灯,然后在元宵节这天倒灯。倒灯分为两个阶段,先是扫邪,元宵节夜晚,村子里张灯结彩,用很粗的稻草绳扎成的草龙灯和鲜艳华丽的布龙灯摆着各种造型,其中草龙灯上面插满了祭祀用的香,十几个舞龙的人一起模仿着龙的形状,只看到燃着香头的龙灯上下翻飞,摇头摆尾,在夜色中像极了传说中的龙,一户一户绕行,驱除百姓家中的邪气。龙灯扫邪以后,带着人们对新的一年的希望,来到有流水的河溪旁,入水游入大海,谓之倒灯。整个倒灯过程,龙灯前后左右,围满了男女老幼,鞭炮轰鸣,烟花璀璨,到处是鞭炮炸开的闪光和大红的纸屑。除了鞭炮的轰鸣,根本听不到别的声音。人们脸上都洋溢着欢乐愉悦的表情。

  龙灯扫邪,风俗约定只能在自己的地界内,千万不要到别人的地界内去,否则就会引发争斗,倒灯也要在约定俗成的地方,不能过界,否则被认为抢了别人的风水,也会引发争斗。这真是一个奇怪的风俗。我的家乡那边,只要是龙灯去村子里,就认为是吉祥来了,都欢天喜地地去迎送,然后倒灯随便找个有流水的河溪就行了。

  这是一个欢乐祥和的夜晚,每家每户都团团圆圆,可是,倒灯也成了永兴政法干警和各有关乡镇的乡村干部们新的一年上班后所必须高度认真对待的一件维稳大事。因为,欢乐详和的背后,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哩。

  龙灯扫邪过界问题、倒灯过界问题,还加上一些人借倒灯挑衅其他的村子或家族,以及一些过去未解决的纠纷等,都可能引发争斗,让我们这些参加倒灯维稳的人员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高度重视。据说,因为永兴的元宵倒灯,市里都不会召开大型会议,还安排专门值班。县里根本不用说,书记、县长、政法委书记、联系乡镇的县级领导等“巨头们”天天往乡镇跑。干部一波一波深入到每个村子、农户,找到那些“父老”、“龙头”们,立责任状、交押金,做工作开会……一个总的原则,就是确保元宵倒灯不出事。

  我从94年进入政法系统以来有二十二个年头了,其中只有一个元宵节在家里过的,还是我爱人刚生了小孩,组织上出于人性化考虑不让我去的。因为倒灯的缘故,家里吃团圆饭的时间从晚上改到了中午,90年代吃团圆饭还可以喝点酒,后来规定不准喝酒,便改喝饮料,少了一些节日的氛围。一家人一起举杯,妻儿一般都会说些今晚执勤顺利之类的话。我想全县几百名政法干警,尤其是男同胞,大致都是如此。

  对我们这些倒灯维稳人员来说,有二盼:一盼下雨。因为下雨,天气也会变冷,观灯的人就少,发生大规模群体性事件的机率就少;二盼灯少。灯少,维稳力量就集中,遇事好处理。

  90年代倒灯很紧张,执勤时要带枪,那时倒灯打架是常有的事,我记得在湘阴渡执勤时,一个村子的“龙头”舞着龙头要往桥上过到对面别人的地界去,这是会引发大规模械斗的,我们一个同事眼疾手快,急忙抓住龙头就往水里丢了下去,然后,我们都掏出枪,公安局的一名领导急忙鸣枪示警,震住了那些人,阻止了一场大规模械斗的发生。

  本世纪初情况发生好转。人的文明程度提高了,从争强斗胜转为斗富,油市盛产烟花爆竹,油市倒灯那叫一个热闹,外地好多游客都专门跑到倒灯的地方去看,电视台也作报道,村里挂满彩珠,红灯笼一路一路的,特别好看。维稳的压力少了一些,但也有一些小情况出现。在倒灯后,县里就组织抓捕闹事的人员,有几次,我们这些执勤的政法干警都是通宵不眠。

  近几年,倒灯规模和参与人数减少,因舞龙灯引发纠纷或械斗基本没有,一方面是县委政府和各乡镇以及政法部门的大力整顿,另一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大多农村人员进入城市,文明程度提高,舞龙灯逐渐转入文化传承和娱乐范围,我们这些维稳人员,也轻松了许多。照这样的发展势头,过几年,我们这些倒灯维稳的人员就可以安心在家过元宵节了,期盼这一天的到来!

  马上就要登车奔赴执勤现场了,在此衷心祝福舞龙灯的乡亲们参与倒灯维稳的兄弟们:“节日快乐,工作顺利,平平安安”。
来源:永兴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李婵

分享到:


我要评论0 条评论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var/www/vhost/c/czzy/views/scripts/system/article/content.php on line 126

地址:郴州市北湖区五岭大道31号   邮编:423000   网站联系电话:0735--2178774   投稿邮箱:czfy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