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风采 > 法官手记
真情调解 让襁褓中的婴儿重享父爱
作者:曾祥文 危俊洁
发布时间:2017-02-03 16:58:08
打印 字号: | |
分享到:
  看到白胖可爱的女婴重新回到了父亲的怀抱并发出了天使般的笑声,此时此刻,我感觉之前所付出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这是一起监护权纠纷案件,亦是我从事审判工作20余年来涉案人年纪最小的案件。在2014年的12月底,刘策与李芳相识相恋并按照农村习俗办理了结婚喜宴,因李芳没有达到法定结婚年龄而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2016年5月,两人生育了女儿刘心,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因为夫妻间的吵闹而破碎。2016年8月的一天,李芳在与刘策吵闹后诱发精神分裂症离家出走,从此毫无音讯。

  见到李芳离家出走,刘策便将仅3个月的刘心抱至李芳父母家,从此便不管不问。老实巴交的李芳父母多次与刘策协商要其将刘心抱回家抚养,刘策直言拒绝。不仅如此,刘策还借李芳父母隐匿李芳行踪为由,经常到李芳父母家中耍泼闹事,搞的两位老人不得安宁。

  李芳父母年老多病,家庭贫困,因而无力抚养外孙,加之刘策经常闹事,迫不得已才起诉至法院,要求女婿刘策担负起抚养刘心的义务并停止对他们的骚扰。在来法院立案的当天,身心俱疲的两位老人向法官哭诉自己的遭遇以及对外孙将来生活的担忧,并要向立案庭的法官下跪恳请为他们两老做主。

  受理该案后,我认真翻阅案卷,认为要解决小孩的抚养问题和化解翁婿之间的矛盾不能一判了之,否则难以达到案件事了的效果,而且马上就要过春节了,希望在过春节前把纠纷妥善化解好,让双方都能过个祥和年。随后,我便联系了双方当事人进行庭前调解。

  1月16日上午9点,本是与刘策、李芳父母约好的案件调解时间,但是我们等到9点半都未见刘策的身影,于是我电话联系刘策,刘策在电话里生硬地说道“有事来不了…….”,便把我的电话挂断,我再次拨打他的电话时他已故意关机。由于当事人刘策无故缺席,调解工作无法进行,李芳年老的父母只能抱着襁褓中的婴儿踉踉跄跄地黯然离去。

  望着两位老人怀着失落的心情离去,我心里总感觉到有种对老人的愧疚感,我决定亲自去刘策家中去做他思想工作,希望他能跟两位老人好好协商。

  第二天上午,我和书记员小杜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走了近2个小时,终于到了刘策家中。此时,刘策并未在家,而其父母在家。在我们向刘策父母表示了身份及来意之后,开始还笑脸相迎的刘策父母对我们的来访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对我们冷言冷语,而且还情绪激动地向我们数落李芳的种种不是。当我们提到如何解决刘心抚养问题时,刘策的父母便怒冲冲地向我们下达了逐客令。此时,任凭我怎么好说歹说,蛮横无理的两位老人硬是把我们推出了屋外,随后“哐”的一声把木大门关上了。见到老人情绪这么激动,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我们只好打道回府。

  由于刘策手机关机而联系不到人,调解工作无法开展。为此,我决定再次前往刘策家找到刘策当面调解。1月19日,我和书记员小杜再次来到了刘策家,而刘策又不在家,此时在家的刘策父母则对我们的到来异常反感,还指桑骂槐说我们来多管“闲事”,并恶狠狠要我们马上离开他家,否则就要把我们“扫地出门”。面对蛮横无理的刘策父母,我没有正面训斥,而是耐心地进行劝导,并把自己用手机拍摄的刘心的视频播放给他们看。在视频中,胖嘟嘟的刘心发出了清脆的笑声,还时不时地向人招手,样子惹人怜爱。也许是亲情让人难以割舍,看着已多日未谋面的小孙女,一脸怒气的两位老人顿时安静了下来,眼泪情不禁的流了出来。此时,两位老人的神情让我看到了事情的转机。经过耐心劝解,两位老人心平气和地邀我们坐了下来,并答应配合我们做儿子刘策的工作,希望刘策早日把小孩领回家来共享天伦之乐。

  1月20日上午9时许,刘策主动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愿意第二天到法院接受调解,但前提是李芳父母必须答应他提出的条件。接到这个电话,我既是高兴又是担忧,高兴的是我们做刘策父母的工作起效了,担忧的是不知到时刘策会提出什么强人所难的条件让李芳父母无法接受而使调解工作功亏一篑。

  1月21日,虽是双休日且又是农历2016年腊月小年,但为了能及时化解这起纠纷,我早早来到法院的调解室等候双方的到来。上午10时许,李芳父母和刘策来到了法院,为了避免调解中可能出现的争吵吓到年幼的刘心,我特意安排了庭里女法官暂时看护刘心。经过调解,刘策同意把刘心抱回家并保证不再去骚扰李芳父母,但前提是要两位老人一定要找回李芳,而李芳父母则坚称对女儿的去向不知情,无法找回女儿。双方为此僵持不下,无法达成调解。见此状,我义正严词地批评了刘策抛弃自己女儿的错误做法,并告知刘策抚养自己年幼的子女是法律上的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容不得讨价还价,否则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此时,刘策沉默不语,态度有所软化,于是我趁热打铁继续做他的思想工作,详述了李芳父母无力抚养刘心的困境以及因此对刘心成长造成的不良影响,并请与当地公安派出所一道寻找李芳的下落。随即我拨打了当地派出所负责人的电话寻求他们帮助共同寻找李芳,当地派出所负责人在详细了解情况后便欣然答应了我的请求,并要刘策把李芳的具体身份信息及时报送给他们便于进行协查,在一旁的李芳父母也表示愿意全力帮助刘策寻找李芳的下落。

  经过近3个多小时的调解,刘策同意将刘心抱回家抚养,并保证不再骚扰李芳父母,随后双方在调解书上签了字。也许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关系,当刘策抱起了几月未见的女儿刘心时,刘心高兴的笑了起来。在此,一场持续近半年的小孩抚养纠纷得以妥善化解。

  一起民事案件,以调解结案往往比以判决结案花费的时间多得多,而且在案件调解中,承办法官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及精力,但是却有利于及时、彻底地解决当事人之间的民事纠纷,实现“案结事了”目标。在调解的过程中,要把握当事人的心里想法,消除当事人心中的顾虑,用心拉近与当事人的距离,通过悉心调解让谈话变得更有亲切感,让法律变得更有人情味,逐步的将法融入情理中,丝丝入扣,方能打开当事人的心结。
来源:嘉禾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尹盼春

分享到:


我要评论0 条评论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var/www/vhost/c/czzy/views/scripts/system/article/content.php on line 126

地址:郴州市北湖区五岭大道31号   邮编:423000   网站联系电话:0735--2178774   投稿邮箱:czfyw@163.com